您好,歡迎來到中國評估網,國內最權威專業性資訊平臺! 評估論壇| 幫助 |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調價聽證會:壟斷格局不改變 漲價效果有限
作者: 文章來源: 瀏覽次數:1633  時間:2014/1/2 10:00:00 

 

 

 


   523日下午,北京市發改委舉行出租車調價聽證會,北汽出租車司機劉韶山和北京首汽(集團)股份有限公司企業代表梁海晨在聽證會上交流。當天,25個聽證員中只有1位代表反對漲價。鄭萍萍攝


  今天下午舉行的北京市出租車調價聽證會歷時近4個小時,但有關出租車漲價所帶來的討論,絕不僅止于會場,也絕不是36之間的爭執。近期中國青年報記者走訪了會場外的出租車司機、黑車司機、消費者和行業專家,尋找那些在會場上聽不到的觀點


  動得最狠的是等候價


  聽證會現場的25名代表中,只有3名出租車駕駛員,而沒能進場的數萬名司機都在關心著這次調價。


  出租車司機洪永來告訴記者,此前北京市發改委曾測算,按方案一,司機可增收1400元,方案二可增收2000元左右,但這只是理論上的數據,漲價或許還會導致打車人減少呢。


  瑞通公司的出租車司機趙小會則期待漲價。他干這一行超過了10年,可掙得越來越少。堵車加上油價漲得厲害,一趟活掙不了幾個錢。趙師傅說,如果漲得多點,司機的積極性會高,也更愿意出車。


  趙小會和參加會議的駕駛員代表一樣,認為應該直接漲到2.6元,一步到位“2006年那次漲價后,有一個月左右確實生意少一點,但很快就和原來一樣了。他說,北京的出租車需求是足夠的,不會因為漲這點錢就沒人打車了


  三元公司的王師傅則認為,方案中其實動得最狠的是等候價。按照聽證方案,早晚高峰期間的低速等候費,將由目前每5分鐘加收1公里租價調整為加收兩公里租價。


  以一段10公里的距離為例,就算按較貴的6方案算,起步價由現在的3公里13元(含3元燃油附加費)漲到14元(含1元燃油附加費),剩下的7公里租價一共上漲4.2元,也才漲價5.2元。但是,如果遇到堵車,每堵5分鐘計價器就要跳表,一漲就是5.2堵個20分鐘就是20多元


  目前北京市的等候價1991年制定的,那時的堵車狀況和現在無法相比。很多司機都知道,這兩年早晚高峰期、雨雪天時,北京必堵,堵車一小時乘客支付約20元,但費的油還不只這個價。司機往往超時工作,想要休息,高峰期就成了最佳休息時段。


  今天下午的聽證會上,有消費者代表提出了這個問題,認為這一部分漲得太多,而駕駛員代表則認為并不過分。駕駛員代表、北京祥龍出租客運有限公司李文巖更坦言,希望不僅是高峰期翻倍,應該是整體(租價)翻倍。


  黑車司機隔岸觀火


  聽證會上,北京田目仁和廣告有限公司李桂林提出,能不能把黑車干脆轉正


  事實上,雖然在北京很多地方盤旋著的黑車斷無可能參與聽證會,但他們中的很多人也在關注。


  黑車司機張強告訴記者,一般短途的活兒,黑車要比出租車貴得多。因為黑車都是在一個固定的地方趴活兒,將乘客拉到目的地后只能空車返回。特別是在一些偏遠地區或高峰時段,人們急需車又打不到時,也愿意花高價。


  在張強看來,乘客的心理難以改變,愿意選擇出租車的消費者會接受漲價,愿意坐黑車的乘客,打不到車的時候,肯定還會接受黑車的高價,我們和出租車不一樣,不用交份子錢,價格談攏,兩廂情愿就走,比出租車靈活多了。


  另一位黑車司機王野則認為,漲價對黑車的影響還未可知。一種可能,乘客覺得出租車變貴了,可能會更愿意坐黑車;另一種可能,漲價帶給出租車司機的上路刺激難以估算,如果出租車司機覺得漲價了,愿意出活了,我們的生意就難做了


  記者在北五環立水橋地鐵站出口的立交橋下面,看見20輛黑車在趴活兒。其中一個司機姚浩告訴記者,他最擔心的是交管委打擊黑車。逮著了一罰就是七八千元,實在罰不起。


  同在這里趴活兒的黑車司機李巖表示,如果能由黑變白,讓自己被政府收編納入合法體系,是非常理想的。但在他看來,政府不可能放開這個口子,出租車公司更不可能同意。我們當然想光明正大地在路上跑,讓我交點份子錢也愿意啊。


  黑車司機張建軍不這么看。他曾在出租車公司干了8年,那時一個月交5000多元份子錢,每天幾乎掙不到什么錢,還不如現在自由。現在不用交份子錢,除去油錢、保養費和保險等成本支出,一個月收入三四千元,累了就歇著


  7億元補貼應不應該


  目前,北京市政府給予出租車燃油補貼每車每月905元,按最新公布的66646輛出租車計算,每年總額超過7億元。


  這個補貼的正當性是值得懷疑的。中國政法大學王軍說,發放補貼的初衷,應該是政府能夠證明補貼要達到的目標是惠及社會的絕大多數人群。但是,出租車服務究竟多大程度上是一種公共產品?如果把出租車服務定位于公共產品,出租車企業就不是完全的盈利性企業,就應該接受比現在多得多的政府和社會監管。


  說白了,這是用公眾的錢在補貼這個行業。曾是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出租車改革課題調研組成員的王克勤說,站在路邊打不到車的人可能不清楚,自己為打上車的人均攤了多少錢。


  目前,北京市出租車可以得到三方面的油補:來自乘客的補貼,目前北京市每趟超過3公里的,乘客要支付3元燃油附加費;企業每月發放油料補貼,400多元至520元不等;政府發放的油料補貼,每車每月905元。


  這三筆燃油補貼總額超過千元,其存廢與否,左右著司機的收入,也帶來了明擺著的矛盾:司機們要靠油補達到更好的生活水平,而補貼的正當性存疑;不發補貼,司機吃虧,發補貼,納稅人吃虧。


  這是拿著司機綁架消費者,拿著納稅人的錢補給司機。中國社會科學院工業經濟研究所研究員余暉表示,如果以讓出租車司機的收入達到北京市平均工資為目的,那北京市那些收入沒有達到平均工資水平的市民都會反對。


  出租車行業本不是個讓人操心生計的老大難。北汽集團原宣傳部長張國慶告訴本報記者,他以復員兵身份進入這個行業時,司機們的工資是別人的兩倍;后來進入的不少個體戶能在三五年之內,靠開車發家致富;等到多個公司出現時,一些優秀公司靠好車、高素質司機和加強創新,曾經擊敗過國企,感受到競爭優勝者的榮光。


  然而,隨著經營權被收回公司,在數量管制和價格管制下,出租車市場的活力消失了。張國慶說,一個行業沒有競爭力就無法生存,別看一系列政策都像是在保護這個行業生存,最終的結果必然是生存不了。


  雖然補貼問題不是會場的焦點,但絕大多數司機非常關心。有司機注意到,這次調價方案規定,燃油補貼政策在繼續保持的同時,要優化調整燃油補貼方式,部分補貼與駕駛員出車天數、月均工作時間、日均出車率等運營指標掛鉤后直接發放,體現多出車多收益;部分補貼用于燃油變動應急補貼、運力保障獎勵機制和雨雪災害天氣政策性車損保險


  北汽九龍公司出租汽車公司的陳琪告訴記者,燃油補貼出車率掛鉤難以執行,如果把評估的權力交給出租車公司,麻煩就大了


  放開管制才有競爭?


  北京的出租車漲價似乎已成定局。但在坊間,人們一直在問:提高司機的待遇,一定要通過漲價,讓消費者買單嗎?獲取了高額利潤的出租車公司能不能少掙點兒?


  在今天的聽證會上,北京首汽集團梁海晨作為企業代表說,根據行業的監審報告,公司現在平均單車月收入才6172元,凈利537元,談何暴利?


  在他看來,現在的出租車公司利潤微薄得與銀行存款利率相當。在政府限定承包金水平、限定企業收入來源的情況下,僅價格人工成本中的各項社保計提,每年都要增長9%以上。成本越大,利潤越薄。如果按現在的做法繼續下去,五年的時間單班車就將出現虧損。


  出租車公司的叫屈聲,能服眾嗎?


  余暉表示,出租車公司的賬本得還不徹底。作為一個享受補貼的特許經營行業,出租車公司應該定期公開所有財務,請會計事物所進行審計。再說,如果有公司虧損,那就可以退出,讓給其他的公司去做。余暉說。


  事實上,另一些出租車企業的賬本不是這么算的。


  張國慶告訴本報記者,擁有很多出租車牌照的大公司,相當于占據了壟斷的出租車市場的很大一塊。憑著這一份額的特許經營權,即可獲取銀行貸款,投到其他利潤高的產業,比如房地產、金融。拿到經營權除了能收份子錢,還能在別處生財


  讓更多的車或公司公開、公平地進入這個市場展開競爭,意味著大公司市場份額被稀釋,看不見的價值馬上貶值。這絕不是既得利益者們愿意看到的局面。多年以來,打車難、司機苦的情況得不到改善,出租車業的壟斷格局難以撼動,蓋因這個行業的利益分配錯綜復雜——這些利益,絕不僅是賬面上看起來得那么直白。


  這次調價方案還是延續以前的監管思路,控制數量、政府定價,這個路子只會越走越窄。王軍強調,影響企業和司機成本的因素越來越復雜,變化越來越快,政府的定價和數量控制難以及時根據市場需求調整。如果不從根本上改變出租車行業的現有體制,漲價作用極其有限。


作者:中國青年報  2013-05-24
典型案例
超出訴訟請求的調解協議法…
[案情] 2001年10月,原告某鎮文化廣播站將改造花燈等工程承攬給被告李某。在承攬施工過程中,李…詳細
楊海波等販賣淫穢物品牟利…
一、基本案情   被告人:楊海波,男,25歲,黑龍江省武常市武常鎮人,農民。因涉嫌販賣淫…詳細
豐田訴吉利一審判決書
 原告(日本)豐田自動車株式會社,住所地日本國愛知縣豐田市豐田町1番地。   法定代表人…詳細

地址:上海市浦東新區浦東大道2000號陽光世界大廈24C 電話:021-58361812 傳真:021-58361812-830 E-mail:ca6com@163.com
copyright 2000-2013 in 中國評估 技術支持:上海中迎網絡   滬公網安備 31011402001924號

汤姆影库私人atov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