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歡迎來到中國評估網,國內最權威專業性資訊平臺! 評估論壇| 幫助 |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車市寒冬席卷 汽車零部件企業生存艱難
作者: 文章來源:蓋世汽車網 瀏覽次數:382  時間:2018/12/25 13:36:00 

 

年降早已成慣例,每年年底,各大車企都會對零部件企業瘋狂來一次,從2%-3%的幅度,到15%20%,甚至30%,車市寒冬席卷下的零部件企業,生存也是愈加艱難。而年降,也成為整零關系中,敏感而又不得不面對的一個問題。

今年與往年相比,年降幅度如何?

在某汽車零部件微信群中拋出年降這個話題時,很多零部件企業紛紛透露出無奈與壓力。

某自主品牌要求供應商明年價格在今年的基礎上降15%-20%”

數家供應商如此反饋。

這不很正常嗎?

主機廠都是這樣子操作的。

正常嗎?有幾家供應商的凈利潤率能有這么高的?

蓋世汽車在調研一些零部件企業時,很多業內人士也紛紛表示,今年主機廠發出的年降通知中,兩位數好像已經是很正常的事了。

不過也有一些零部件企業反饋,整體與去年沒有太大變化,不會出現上述那么高的降幅。在與一家零部件企業老總施先生詳談時,他指出,主機廠每年都會提出年降,一般幅度在3%-5%左右,具體還要看怎么去跟主機廠談,最終不會降太多,但也不可能達到3%以上。對于他們來說,預期可能會降1%左右,這種可能性還是比較大。

其中,一位業內人士宋先生也表示,他們作為一級供應商,每年接到主機廠的降價幅度一般在5%以下。相較于一些供應商反饋的降價15%20%,這個降幅顯然也在正常的年降幅度之內。

宋先生還表示,年降是這些年來的慣例,每年年底,主機廠都會發過來,但不是主機廠說降多少,最終就會降多少,實際上不會降那么多,還需要與主機廠去談,不能是主機廠說降多少就降多少。

另外,他指出,主機廠在對供應商進行年降時,會做整體的評判,不會針對某一家供應商,直接要求一定要達到多少的降價額,它會從今年某個車型采購成本整體上要降價多少,去綜合達成年降目標。

年年年降,零部件企業如何生存?

關于零部件企業的生存之道,宋先生認為,強者自有強者的生存之道,弱者自有弱者的生存之法。汽車行業與其他行業不一樣,整個產業鏈上有很多東西是不可替代的。像他們這種具有技術能力和研發能力的企業,在主機廠找不到可替代的前提下,主機廠在提出年降時,也會綜合考慮一下。最終會降多少,其實是主機廠與供應商之間相互博弈的一個過程。

年降對他們來說,影響不是很大。首先因為客戶比較多,其次是服務客戶對象主要是日系,而本田、豐田在下半年推出了很多新款車,在車市寒冬下,銷量依然逆勢上漲。另外,由于是一級供應商,主機廠給他們降價,同樣他們也會給下面的供應商降價,將降價的壓力一層一層傳遞或分擔下去,但不會全壓給下面的供應商,具體會壓多少壓哪一家,這個會有一個綜合的評判和分析,但肯定不會讓下游的供應商活不下去。  

目前,制造業的利潤其實已經很透明了,從整個產業鏈來看,暴利是不存在的,從利潤到成本,都已經非常透明了,供應商究竟能承受多少,降價以后還能不能活下來,雖然不能說有一個很明確的數字,但是心里都有一個底。因此,他認為,主機廠不可能讓供應商活不下去,如果讓其活不下去,那就是直接不想跟該供應商簽合同了。不可能說要跟你合作,讓你做不下去,讓你虧本去做,這是不可能的。他說。

對于每年的年降,施先生則表示他們會提前做一些準備。他們服務的客戶有自主品牌,也有合資品牌。相對來說,在這一方面的表現合資品牌要比自主品牌好一點。在與合資品牌合作時,他們原來開發新產品時就基本上把年降給定了下來,比如,第一年的價格是多少,第二年、第三年、第四年的價格年降2%左右,都是一開始提前就談好,這樣就比較規范,后面也就規避了會出現大幅降價的問題。

今年車市一片慘淡,整車降價幅度很大,一些車企會將壓力轉移到零部件企業身上,對此,施先生表示,這是非常不合理的。零部件企業也沒有辦法,現在競爭激烈,外部環境又不好,即使降價肯定還會有企業愿意去做,因為大家都在搶市場,所以利潤如果少一點能夠活下來,也會選擇先做再說。他說。

目前原材料在上漲、人力成本在上漲、環保壓力也在增大、環保成本也在增長,很多污染大的小零部件企業都被關停了,施先生表示,零部件企業基本上沒有什么利潤了。即便如此,也總要熬過這幾年。

他認為,這幾年應該是整個產業結構的調整期,包括技術更新的調整期。行業里面各個企業的情況都是不一樣的,他們現在也在培育一些新的領域和一些新的產品。這幾年可能會比較艱難,但如果能把這個新的產業培育起來,然后帶動傳統產品的一些市場,這樣可能就會慢慢好起來。

面對年降,有哪些零部件企業有底氣說

在宋先生看來,沒辦法替代的零部件供應商活下來的能力會更強一些,而那些可替代的供應商可能會被壓價的比較厲害。因為他們有核心技術和研發能力,以及主機廠很難找到可替代的供應商,所以面對年降,他們的議價能力相對還是比較強的。

零部件企業如果有核心技術,或者技術專利,甚至可以要求漲價都是有可能的,宋先生說,市場說白了就是欺軟怕硬。

零部件企業越強大,越能在整零關系中處于主動地位。另外一家全球知名的發動機配件的供應商也表示,他們在面對主機廠的年降時,若談到最后,依然沒有利潤空間,會直接選擇放棄該客戶。 

對此,施先生也表示,如果實在是沒有利潤要虧損,他們也不可能大批量去做,可能會選擇少量供貨,維持這種配套關系。

從瘋狂到冷靜,年降還有多遠的路要走?

2018年車市負增長已成定局,2019年依然不容樂觀。對于零部件企業來說,危與機并存,這是最壞的一年,也是最好的一年,就看企業如何去應對。

在中國汽車人才研究會名譽理事長付于武看來,今年車市與往年不一樣,出現了多年來的首次大蕭條,負增長已成定局。在整個市場環境下,行業競爭愈發激烈,主機廠過去受到的壓力極大,今年受到的壓力尤其更大,所以處于整個產業鏈低端的零部件企業就被要求降價,這是一種邏輯,而主機廠也年年是這樣做的。

付于武認為,從整個行業來看,主機廠和供應商都面臨著同樣的一個問題,那就是如何應對這個冬天,如何應對這個越來越激烈的市場競爭。在他看來,我們應該增加內延式的發展,苦練內功,降成本提高品質管理,提高產品競爭力,同時這也是主機廠和零部件企業不二的選擇。

而零部件企業現在則面臨著更大的壓力,同時也面臨著很尷尬的境地,既要主機廠保留配套機會,另外還不得不被動接受這個降價的要求。在寒冬中如何生存,怎么去跟主機廠協調,成為當下需要思考的重點。付于武指出,對于零部件企業來說,年降是挑戰也是機遇,既要主動去跟主機廠溝通,另外還要去消化這個成本;同時這也在倒逼零部件企業升級,倒逼著零部件企業精益管理,倒逼著去降低成本。所以說,年降其實是一把雙刃劍。

對于整個汽車生態,產業鏈上的每一環都很重要,因此,付于武呼吁主機廠應該注意去保護零部件企業的積極性,給予零部件企業更多機會,一起同舟共濟。他同時希望整個產業鏈能夠抱團取暖,主機廠、供應商和經銷商三股勢力能夠緊緊抱在一起,一起來應對這場前所未有的挑戰。

一年更甚一年的年降,何時能休?!或不會休矣,但從瘋狂下壓,到冷靜思考,客觀分壓,還有多遠的路要走?其實,整個產業鏈的上下游都是一條繩子上的螞蚱,你強我強大家強,若零部件企業落后了,也將直接影響到整個汽車產業的發展。

汽車生態是一個緊密相連的商業共同體,愿整個行業能夠一起相互守護,一起抱團取暖過寒冬!

原標題:車市寒冬 2019年零部件企業年降了多少 

典型案例
超出訴訟請求的調解協議法…
[案情] 2001年10月,原告某鎮文化廣播站將改造花燈等工程承攬給被告李某。在承攬施工過程中,李…詳細
楊海波等販賣淫穢物品牟利…
一、基本案情   被告人:楊海波,男,25歲,黑龍江省武常市武常鎮人,農民。因涉嫌販賣淫…詳細
豐田訴吉利一審判決書
 原告(日本)豐田自動車株式會社,住所地日本國愛知縣豐田市豐田町1番地。   法定代表人…詳細

地址:上海市浦東新區浦東大道2000號陽光世界大廈24C 電話:021-58361812 傳真:021-58361812-830 E-mail:ca6com@163.com
copyright 2000-2013 in 中國評估 技術支持:上海中迎網絡   滬公網安備 31011402001924號

汤姆影库私人atov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