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歡迎來到中國評估網,國內最權威專業性資訊平臺! 評估論壇| 幫助 |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豐田訴吉利一審判決書
作者: 文章來源: 瀏覽次數:5558  時間:2014/1/24 16:53:00 

   原告(日本)豐田自動車株式會社,住所地日本國愛知縣豐田市豐田町1番地。

  法定代表人齊藤明彥,董事長。

  委托代理人史玉生,北京市金杜律師事務所律師。

  委托代理人楊曉莉,北京市金杜律師事務所律師。

  被告浙江吉利汽車有限公司,住所地中華人民共和國浙江省寧波市經濟技術開發區新矸恒山路。

  法定代表人李書福,董事長。

  委托代理人奚衛偉,北京賽德信知識產權代理有限公司商標代理人。

  委托代理人王中,北京市五環律師事務所律師。

  被告北京亞辰偉業汽車銷售中心,住所地中華人民共和國北京市朝陽區小營北路55號。

  法定代表人劉鳳山,經理。

  委托代理人王洋,北京市華正律師事務所律師。

  委托代理人徐長林,北京市華正律師事務所律師。

  原告(日本)豐田自動車株式會社(以下簡稱豐田株式會社)與被告浙江吉利汽車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吉利公司)、北京亞辰偉業汽車銷售中心(以下簡稱亞辰偉業中心)侵犯商標權及不正當競爭糾紛案,本院于2003年1月2日受理后,依法組成合議庭,經過管轄權異議程序,本院于2003年7月2日繼續審理,并于2003年8月6日公開開庭進行了審理。原告豐田株式會社委托代理人史玉生、楊曉莉,被告吉利公司的委托代理人奚衛偉、王中,被告亞辰偉業中心的委托代理人王洋、徐長林均到庭參加了訴訟。本案現已審理終結。

  原告豐田株式會社起訴稱:原告在與汽車相關的領域擁有圖形商標(見附圖1,以下簡稱豐田圖形商標)、“豐田”商標、和“TOYOTA”商標的注冊商標專用權,該商標在中國享有極高的知名度,是無可爭議的馳名商標。但原告發現被告亞辰偉業中心在北京市亞運村汽車交易市場銷售由被告吉利公司制造的帶有圖形標識(見附圖2,以下簡稱美日圖形商標)和“豐田”、“TOYOTA”商標的汽車產品。被告吉利公司在其制造的汽車前臉、輪胎、方向盤、后備箱等顯著位置使用的美日圖形商標已經構成了對原告注冊商標權的侵犯,同時構成了不正當競爭行為;被告吉利公司及亞辰偉業中心在銷售涉案美日汽車時使用“美日汽車 豐田動力”、“豐田8A發動機”、“技術參數:TOYOTA8A”等宣傳用語誤導消費者,違背了誠實信用原則,也同時構成了侵犯商標權和不正當競爭。因此,原告要求法院:判定被告吉利公司使用美日圖形商標、“豐田”、“TOYOTA”商標的行為構成侵犯原告商標權;判定被告亞辰偉業中心銷售帶有上述侵權標識的產品及在廣告宣傳中使用“豐田”和“TOYOTA”商標的行為構成侵犯原告商標權;判定二被告的上述行為同時構成不正當競爭;認定原告的豐田圖形商標、“豐田”、“TOYOTA”注冊商標為馳名商標;判令二被告停止侵權行為;判令二被告賠償原告經濟損失人民幣13920000元,并支付原告為制止二被告侵權而支出的合理費用150000元,二被告對此承擔連帶責任。

  被告吉利公司答辯稱:美日圖形商標與豐田圖形注冊商標客觀上不近似,兩個圖形商標不僅在設計理念、圖形含義上完全不同,而且在圖形基本結構上、視覺效果上完全不同;美日汽車與豐田汽車有不同的市場定位,基于相關公眾在選購汽車這一高檔消費品時的慎重態度以及在購車時考慮的價格、質量、外觀、品牌等主要因素,不會造成混淆與誤認,事實上,從來沒有任何一例相關公眾把美日汽車混淆成豐田汽車的情況出現,被告使用美日圖形商標不構成侵犯原告的商標權;被告不存在不正當競爭行為,被告有自己的品牌戰略,沒有實施任何虛假宣傳,對美日汽車所使用的8A發動機的宣傳是真實、準確和符合商業慣例的,原告指控被告不當使用其商標或企業名稱沒有任何事實依據;原告的文字及圖形商標不應被認定為馳名商標。

  被告亞辰偉業中心答辯稱:被告未侵犯原告商標權且未對原告構成不正當競爭。第一,被告銷售的美日汽車所使用的美日圖形商標與原告的豐田圖形注冊商標不近似;被告在銷售美日汽車時沒有作引人誤解的虛假宣傳,只是向購車人如實說明美日汽車的發動機情況,有關“TOYOTA”8A發動機的表述不構成侵權;8A發動機是原告與天津豐田汽車發動機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天津豐田公司)制造的,豐田8A發動機是天津豐田公司冠予的稱謂并對外使用的;天津豐田8A發動機不會被誤認為日本原裝發動機。第二,被告銷售美日汽車是完全符合法律規定的合法行為,被告是依法登記的具有小汽車銷售資格的企業,被告不應當承擔侵權賠償責任。因此,原告針對被告的訴訟請求沒有事實和法律依據,請求法院駁回原告的訴訟請求。

  原告豐田株式會社為證明其訴訟主張,提交了三類證據材料,第一類為證明原告享有注冊商標權的權屬方面的證據材料:

  1、豐田圖形注冊商標證書(第514114號);

  2、“豐田”文字注冊商標證書(第506683號);

  3、“TOYOTA”文字商標注冊證書(第135092號);

  4、“TOYOTA”文字商標注冊證書(第135095號);

  第二類為證明原告涉案注冊商標為馳名商標的證據材料:

  5、“TOYOTA”商標在亞洲的宣傳材料;

  6、豐田株式會社在中國各個省區設立的多個豐田汽車經銷點和維修點的相關照片;

  7、豐田株式會社中國服務網點一覽表;

  8、關于豐田汽車在中國以及世界其他國家銷售額的書面材料;

  9、豐田汽車廣告費支出單據;

  10、美國《商業周刊》對全球1000家市值最高公司排行榜;

  11、美國《商業周刊》對全球100個最佳品牌排行榜;

  12、豐田圖形商標、“豐田”文字商標、“TOYOTA”文字商標在全世界注冊情況列表;

  13、載有豐田圖形商標的多款車型在中國銷售宣傳材料;

  14、豐田汽車廣告宣傳材料;

  15、中國北京市公證處出具的(2003)京證經字第00275號公證書,證明“TOYOTA”文字商標、豐田圖形商標是日本馳名商標,且在美國已注冊;

  16、日本專利局出具的日本有名商標集,證明“TOYOTA”文字商標、豐田圖形商標是日本馳名商標;

  17、“TOYOTA”文字商標、豐田圖形商標在美國注冊的商標注冊證;

  18、2002年9月5日《北京晨報》上刊登的《豐田、大眾、通用三巨頭中國賽跑》文章;

  19、2003年7月8日《北京現代商報》刊登的《豐田獲得五項第一》文章;

  20、中國國家工商行政管理局商標局發布的《全國重點商標保護名錄》,證明“TOYOTA”、“豐田”注冊商標作為重點商標受到中國政府的保護;

  第三類為證明被告吉利公司、亞辰偉業中心存在侵犯原告注冊商標專用權及不正當競爭行為的證據材料:

  21、中國北京市公證處出具的(2003)京證經字第00276號公證書,證明吉利公司前身寧波美日汽車制造有限公司設立的網站上載有涉案被控侵權內容;

  22、美日汽車宣傳冊;

  23、北京勺海調查有限公司出具的《商標相似性研究問卷》;

  24、北京勺海調查有限公司出具的《商標相似性調查報告》;

  25、商標初審公告摘要;

  26、27、天津豐田公司出具的關于8A發動機的說明材料;

  28、天津豐田公司制造的8A發動機實物;

  29、美日汽車產品使用說明書;

  30、《北京晚報》刊登的美日汽車廣告;

  31、中國北京市公證處出具的(2003)京證經字第02468號公證書,證明被告吉利公司關于8A發動機的宣傳在公眾中的影響;

  32、中國北京市公證處出具的(2003)京證經字第01484號公證書,證明廈門金龍旅行車有限公司XML6482系列車所用發動機情況;

  33、34、中國浙江省寧波市工商行政管理局經濟技術開發區分局出具的吉利公司的工商檔案材料;

  35、中國長安公證處出具的(2002)長證內經字第00931號公證書,證明被告亞辰偉業中心銷售被控侵權產品;

  36、美日汽車宣傳材料;

  37、中國北京市工商行政管理局經濟信息中心出具的亞辰偉業中心的工商登記注冊材料;

  38、中國汽車工業協會主辦的《中國汽車工業產銷快訊》雜志,證明美日汽車2001、2002年度銷售數量;

  39、中國北京市公證處出具的(2003)京證經字第01484號公證書,證明美日汽車的利潤率;

  40、為本案訴訟而支出的律師費等費用憑證;

  41、公證費憑證和發動機付款發票及匯款憑證。

  被告吉利公司及亞辰偉業公司對上述證據材料的質證意見如下:

  對證據1-4不持異議;證據5-9與本案爭議無關;證據10、11不能證明所要證明的事項;證據12不能反映統計表的來源,與本案爭議無關;證據13不能直接證明豐田株式會社在中國銷售汽車以及豐田汽車在中國的銷售情況,其與本案爭議無關;對證據14不持異議;證據15雖采用了公證的形式,但不能證明從計算機網絡所下載內容的真實性,與本案爭議無關;證據16、17的真實性不能確定;證據18、19是媒體刊登的文章,不具有證明力;證據20是從計算機網絡下載的材料,不具有真實性;對證據21、22的真實性予以認可,但認為不能就此認定使用美日圖形商標構成侵犯原告的注冊商標權;證據23、24無法證明其內容的真實性和客觀性,調查報告的題目本身具有引導性,所調查的對象應該是相關消費者,而不應是普通公眾;證據25-30不能證明其所要證明的事項;證據31、32均為從計算機網絡下載的內容,該內容的真實性無從考證,不具有證明力;對證據33、34、37、38、39沒有異議;證據35、36不能證明所要證明的事項;對證據40、41的真實性不持異議,但不同意予以賠償。

  被告吉利公司為證明其抗辯主張提交了以下證據材料:

  1、關于吉利公司市場定位的材料;

  2、吉利公司制定的CIS規范手冊;

  3、吉利及美日品牌的市場推廣資料示例;

  4、部分媒體對吉利及美日汽車的報道;

  5、美日汽車價目表;

  6、2002年第3期《大陸汽車》中車市指南內容;

  7、美日文字及圖形商標注冊證及核準轉讓商標通知單;

  8、吉利集團有限公司出具的吉利公司有權使用美日文字及圖形注冊商標和美日圖形商標的授權書;

  9、2001年5月21日《商標公告》刊登的商標初步審定公告摘要;

  10、2002年1月28日《商標公告》刊登的商標初步審定公告摘要;

  11、美日圖形商標設計含義說明;

  12、吉利集團有限公司企業法人營業執照;

  13、中國法學會出具的部分法學專家論證意見;

  14、美日汽車使用說明書摘要(6370型);

  15、美日汽車使用說明書摘要(7130型);

  16、天津豐田公司與吉利公司簽訂的《供貨狀態協議書》;

  17、天津豐田公司與吉利公司簽訂的《供貨合同》;

  18、關于8A發動機的定貨單;

  19、中國北京市第二公證處出具的(2003)京二證字第02058號公證書,證明8A發動機上帶有“TOYOTA”商標;

  20、天津豐田公司的聲明及相關材料;

  21、天津豐田公司的工商檔案材料;

  22、部分汽車品牌宣傳材料;

  23、《豐田汽車公司簡介》摘要;

  24、《豐田在中國》摘要;

  25、豐田株式會社與天津豐田公司簽訂的《豐田商標使用許可合同》和成立天津豐田公司的部分材料;

  26、27、“TOYOTA”8A發動機的廣告材料;

  28、中國北京市公證處出具的(2003)京證經字第02837號公證書,證明針對《汽車品牌認知度調查問卷》隨機訪問的過程;

  29、零點調查集團出具的《汽車品牌認知度研究報告》;

  30、吉利公司從天津豐田公司購買8A發動機的發票。

  原告豐田株式會社對上述證據材料的質證意見如下:

  證據1-6所要證明的事項不是本案爭議的內容,吉利公司是否有自己的品牌和獨特的市場定位與本案無關;證據7-9與本案無關;證據10尚不能說明吉利公司取得了所申請注冊商標的專用權;證據11所作說明不具有確定性;對證據12沒有異議;證據13不具有證據效力,專家并不是相關公眾;證據14、15形成的時間是2001年10月,與原告所提交的形成于2001年5月的汽車說明書版本不同;證據16-18不能證明吉利公司使用“豐田”發動機和“TOYOTA”發動機進行宣傳的正當性;證據19只表明8A發動機的零配件中出現了“TOYOTA”的字樣,但就發動機整體而言不能使用“豐田”和“TOYOTA”商標;證據20不能證明所要證明的事項;對證據21的真實性不持異議;證據22不能說明所涉及的廣告是原告發布的,其他品牌汽車制造者對發動機所作宣傳不能說明被告吉利公司所使用的方法是正當的;對證據23、24的真實性不持異議,但不能說明從法律上天津豐田公司是原告豐田株式會社的一部分;對證據25的真實性不持異議,但不具有證明力;證據26、27不能證明是原告豐田株式會社的行為;證據28、29不具有科學性、公正性和普遍性,不具有證明力;對證據30的真實性不持異議,但其與本案無關,證據25-30超過法院指定的舉證期限,法院應不予采納。

  被告亞辰偉業中心對被告吉利公司提交的上述證據材料不持異議。

  被告亞辰偉業中心為證明其抗辯主張提交了如下證據材料:

  1、美日圖形商標的含義說明及申請商標注冊材料;

  2、美日汽車宣傳材料;

  3、天津豐田公司設立材料;

  4、天津豐田公司的聲明;

  5、美日汽車買賣合同。

  原告豐田株式會社對上述證據材料的質證意見如下:

  由于證據1-4與被告吉利公司提交的證據相同,因此對該證據的質證意見與前述基本相同,證據1美日圖形商標的含義與顏色有密不可分的關聯,本案爭議的圖形商標呈單一金屬色,在失去著色后,美日圖形不具有任何獨特的意義和顯著性,故該含義的解釋是隨意的;證據5與本案無關。

  被告吉利公司對被告亞辰偉業中心提交的上述證據材料不持異議。

  基于雙方當事人的質證意見,本院對雙方所提交的證據材料進行了認證。

  本院對原告豐田株式會社提交的證據材料的認證意見如下:

  鑒于被告對證據1-4不持異議,本院對其真實性及證明力予以確認;鑒于證據5-20所要證明的涉案注冊商標為馳名商標的事項與涉案指控無涉,本院對上述證據不作確認;對證據21、22的真實性予以確認,但其不能充分證明對原告注冊商標構成侵權;證據23、24系單方委托進行的調查,且不符合商標近似性判斷法定要件中關于相關公眾的要求,其不能證明涉案商標已在相關公眾中造成混淆,故本院對此不予采納;證據25-30的來源客觀、真實,對其真實性及證據效力予以確認;證據31的收集方式具有客觀真實性,但其內容的來源是否真實,尚缺乏其他證據支持,故對其不予采納;證據32與本案爭議無關;證據33-41的來源客觀、真實,對其真實性及證據效力予以確認。

  本院對被告吉利公司提交的證據材料的認證意見如下:

  證據1-6與本案爭議無涉,故本院對其不作確認;證據7-10的來源客觀、真實,對其真實性予以確認,但不能證明吉利公司對涉案美日圖形商標享有注冊商標專用權;證據11應視為吉利公司的陳述,原告豐田株式會社雖不予認可,但缺乏相反的證據和合理的理由,故本院對其予以采納;證據12的來源客觀、真實,對其真實性及證據效力予以確認;鑒于證據13系單方提供的第三方論證意見,原告對此不予認可,本院依據法律規定的證據審查、判斷原則,對其證據效力不予確認;證據14-19、21、23、24的來源客觀、真實,原告對其真實性予以認可,本院對其真實性及證據效力予以確認;對證據20、22的真實性予以確認,但不能由此充分得出8A發動機即豐田8A發動機的結論,故其證明事項不能成立;雖證據25-30在法院指定的舉證期限屆滿之后庭審之前提交,但由于在此期間,經過管轄權異議程序,雙方均有補充證據提交,且證據25、30是針對證據17、18、21的補充證據,來源客觀、真實,故本院對其真實性予以確認,并結合證據17、18、21予以采納,證據26-29應視為對原告證據的反駁證據,其中證據26、27不能證明原告為廣告內容發布者,缺乏與本案的關聯性,證據28、29系單方委托進行的調查,且針對吉利汽車品牌的認知性調查與本案無關,受訪者不完全符合我國法律關于相關公眾的要求,故本院對此不予采納。

  本院對被告亞辰偉業中心提交的證據材料的認證意見如下:

  證據1、2、3、5的來源客觀、真實,對其真實性及證據效力予以確認;證據4有原告提交相反的證據在案,被告提交的該證據缺乏其他證據的佐證,故本院不予確認。

  基于雙方當事人的陳述、舉證、質證和本院的認證,本院查明本案事實如下:

  原告豐田株式會社于1937年8月27日在日本注冊成立,以經營汽車制造為主。1990年3月10日,其經中國國家工商行政管理局商標局核準注冊了豐田圖形商標,核準使用商品為商品國際分類第12類:汽車及其部件、車輛輪胎,商標注冊號為514114,經續展注冊,有效期截止至2010年3月9日;1989年12月10日,其在中國經核準注冊了“豐田”文字商標,核準使用商品為商品國際分類第12類:汽車及其部件、車輛輪胎,商標注冊號為506683,經續展注冊,有效期截止至2009年12月9日;1980年1月20日,其在中國經核準注冊了“TOYOTA”兩種不同字體的文字商標,核準使用商品為商品國際分類第19類:汽車和12類:汽車及其部件、車輛輪胎,商標注冊號為135092和135095,經續展注冊,有效期截止至2010年1月19日。豐田株式會社在其制造的各款型汽車的車頭、車尾等處均鑲嵌有豐田圖形標志。

  被告吉利公司成立于2002年2月17日,其由原寧波美日汽車制造有限公司、浙江豪情汽車制造有限公司、吉利集團臨海機車工業有限公司合并設立,原三公司的債權、債務均由新設立的吉利公司繼承。吉利公司為吉利集團有限公司的控股子公司,經營范圍主要為汽車(含吉利美日轎車、吉利美日系列客車)及其發動機、零部件的制造和經營。

  美日文字和圖形商標于1996年5月7日經中國國家工商行政管理局商標局核準注冊,核定使用商品為商品國際分類第12類:汽車、摩托車,商標注冊號為836611,有效期至2006年5月6日,商標注冊人為黃巖市華田摩托車總廠。1998年6月28日,該商標經核準轉讓注冊,商標注冊人變更為吉利集團有限公司。2000年4月29日和2001年1月11日,吉利集團有限公司分別向中國國家工商行政管理總局商標局申請注冊兩種美日圖形商標,申請號為1621886和1757344,申請使用商品均為汽車、農用運輸車、運貨車、陸地車輛發動機、汽車(車輛)、汽車、汽車車身、摩托車、輕型客車。中國國家工商行政管理局商標局分別于2001年5月21日及2002年1月28日進行了商標初步審定公告。吉利集團有限公司授權被告吉利公司使用上述已注冊和正在申請注冊的商標。

  被告吉利公司前身之一寧波美日汽車制造有限公司制造的MR6370A型美日汽車的車頭正面、車尾、方向盤和車輪軸外面均鑲嵌有美日圖形商標。該車型的使用說明書(2000年5月版)前言中表明:“MR6370、MR6370A型輕型客車”“分別配裝我公司生產的MQ479Q型和豐田汽車公司生產的8A -FE四缸電控汽油噴射發動機”,該車型的使用說明書(2001年10月版)前言中表明:“MR6370A1、MR6370A1豪華型客車”、“分別裝配我公司生產的MQ479Q型和天津豐田汽車發動機公司生產的8A型四缸閉環電控汽油噴射發動機”。在該車型的宣傳畫冊中表明該車的發動機為“TOYOTA”8A (8A-FE),寧波美日汽車制造有限公司于2001年3月14日《北京晚報》上刊登的宣傳廣告中含有“豐田動力 動心價格”、“搭載日本TOYOTA 8A-FE四缸電噴發動機”字樣。

  天津豐田公司系豐田株式會社與中國天津汽車工業總公司在中國注冊成立的合資公司,在中國境內,豐田株式會社向天津豐田公司獨家轉讓8A-FE發動機產品技術。2000年1月5日,吉利公司與天津豐田公司簽訂供貨合同,合同約定由天津豐田公司向吉利公司供應8A-FE汽油機。2000年4月12日,雙方又簽訂《供貨狀態協議書》,約定天津豐田公司以協議約定的整機狀態及隨機附件、包裝為準向吉利公司提供8A型汽油機,作為吉利公司制造的輕型客車的動力。吉利公司制造的涉案美日汽車所使用的發動機的分電器、發電機和調整帶速的皮帶上均標有“TOYOTA”商標,發動機的側面標有:8A型汽油機,天津豐田公司,TTME及天津豐田公司的雙環型圖形商標。

  被告亞辰偉業中心成立于2000年7月20日,經營范圍主要為銷售汽車(含小轎車)、汽車配件、潤滑油等。2001年1月11日,亞辰偉業中心與吉利公司前身寧波美日汽車制造有限公司簽訂了美日汽車銷售合同,亞辰偉業中心作為美日MR6370A汽車在北京地區獨家經銷單位,該合同有效期至2001年12月31日。亞辰偉業中心銷售了涉案美日汽車,其在宣傳時使用了“豐田8A-FE電噴發動機”、“美日汽車搭載TOYOTA-8A引擎”字樣。

  涉案豐田圖形商標(詳見附圖1)外部為橢圓型,內部為一橫向橢圓與縱向橢圓的組合,呈“TOYOTA”的第一個字母“T”形,內部線條比外部線條粗重,原告在豐田汽車上使用的圖形商標為內外部線條粗細一致,顏色為單一金屬色;涉案美日圖形商標(詳見附圖2)外部為橢圓型,內部中間為一條橫向弧線,四條縱向弧線,內外部線條粗細相同,顏色為單一金屬色。

  另,中國于1985年3月19日成為《保護工業產權巴黎公約》的成員國。日本于1899年7月15日成為《保護工業產權巴黎公約》的成員國。

  本院認為:中國和日本同為《保護工業產權巴黎公約》的成員國,依據該公約的規定,工業產權的保護對象是專利、實用新型、工業外觀設計、商標、服務商標、商號、產地標記或原產地名稱以及制止不正當競爭,因此,本案原告豐田株式會社作為在日本注冊成立的公司,可以請求依據中國法律保護其合法取得的商標權及制止在中國境內發生的針對其的不正當競爭行為。

  涉案豐田圖形商標、“豐田”及“TOYOTA”文字商標在中國經核準予以注冊,原告豐田株式會社作為上述注冊商標權人,其所享有的注冊商標專用權,應受中國法律保護。

  我國商標法于2001年10月27日進行了修正,并于2001年12月1日起生效。鑒于本案被告吉利公司及亞辰偉業中心的被控侵權行為發生在商標法修正生效日前,并延續至商標法修正生效日后,因此,本案應適用我國修正后的商標法。

  本案雙方當事人爭議的焦點問題是:被告吉利公司使用涉案美日圖形商標是否構成對原告享有的豐田圖形注冊商標專用權的侵犯;被告吉利公司使用“豐田”及“TOYOTA”文字的涉案行為是否構成對原告享有的“豐田”及“TOYOTA”注冊商標專用權的侵犯,吉利公司使用美日圖形商標、“豐田”及“TOYOTA”文字的涉案宣傳行為是否構成對原告的不正當競爭;被告亞辰偉業中心銷售涉案美日汽車以及在銷售過程中所實施的涉案宣傳行為是否構成對原告享有的注冊商標專用權的侵犯及不正當競爭;原告的豐田圖形商標、“豐田”及“TOYOTA”文字商標是否為馳名商標。

  首先,關于被告吉利公司在涉案美日汽車上所使用的美日圖形商標是否與原告的豐田圖形注冊商標近似,是否使相關公眾產生誤認,構成對原告享有的豐田圖形注冊商標專用權的侵犯問題。

  我國商標法規定,未經商標注冊權人許可,在同一種商品或者類似商品上使用與其注冊商標相同或者近似的商標的,構成侵犯注冊商標專用權。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商標民事糾紛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規定:商標近似,是指被控侵權的商標與原告的注冊商標相比較,其文字的字形、讀音、含義或者圖形的構圖及顏色,或者其各要素組合后的整體結構相似,或者其立體形狀、顏色組合近似,易使相關公眾對商品的來源產生誤認或者認為其來源與原告注冊商標的商品有特定的聯系。認定商標近似按照以下原則:以相關公眾的一般注意力為標準;既要進行對商標的整體比對,又要進行對商標主要部分的比對,比對應當在比對對象隔離的狀態下分別進行;應當考慮請求保護的注冊商標的顯著性和知名度。

  商標的基本功能在于使消費者能夠識別商品及其來源。本案被告吉利公司的美日圖形商標所使用的汽車產品與原告豐田圖形注冊商標所核定使用的商品屬于相同商品。根據我國上述法律規定,判斷商標近似要以相關公眾的一般注意力為標準。所謂相關公眾,是指與商標標識的某類商品或者服務有關的消費者和與前述商品或者服務的營銷有密切關系的其他經營者。本案涉案產品為汽車,與其相關的消費者應指汽車的購買者或使用者,與其相關的經營者應指經銷、提供汽車維修和其他服務的經營者,因此,本案中,相關公眾應指汽車的購買者或使用者以及經銷或提供汽車維修和其他服務的經營者。上述消費者包括有購買計劃的潛在消費者、正在實施購買行為的消費者、購買后的消費者和使用者,相對而言,汽車應屬高價位商品,他們對于所購買或所使用的汽車的品牌、性能、價格、制造廠商,一般都要進行較為仔細的了解,購買前會在相同或不同檔次的汽車品牌之間進行充分的比對和反復的選擇,深思熟慮后才會購買,購買后通過對汽車的使用、保養、維修等,能夠進一步加深對該汽車品牌和制造廠商的認識和了解,并能夠持續關注該品牌汽車的后續系列品牌的產品;上述經營者往往對所經營的汽車品牌有一定的熟知程度和較高水平的認識,并能夠對不同品牌的汽車產品和制造廠商加以區別,具有較強的識別能力。

  將原告的豐田圖形注冊商標與吉利公司所使用的美日圖形商標進行比對,二者外部輪廓雖同為橢圓型,但前者橢圓型內部由三條弧線組成,內部線條粗重,外部線條輕細,內部橫、縱兩個橢圓造型突出,整體結構簡約;后者橢圓型內部由五條弧線組成,內外部線條粗細一致,且內外部線條組合呈“美”字漢語拼音的第一個字母“M”與漢字“日”的藝術變形,整體結構相對復雜。將二者進行隔離觀察比對,憑借上述相關公眾的一般注意力,能夠判斷出二者在整體視覺上存在著較大的差異,該兩個圖形商標主要部分的線條結構也明顯不同,相關公眾不會將二者混淆或誤認。

  實踐中,因豐田株式會社對豐田圖形商標較長時間的使用及其對該商標所標識的汽車產品所采取的有效的市場經營行為,使得豐田圖形商標作為豐田汽車的標識具有較高的顯著性和知名度。但是對于汽車產品的相關公眾來說,由于對涉案汽車產品的外在形狀、配置、性能和是否源自中國本土、外國或合資企業等主要方面具有一定的熟悉程度和認知水平,并由于兩個圖形商標所標識的汽車產品的市場定位、內涵、價格差別明顯,因此,不會對美日圖形商標所標識的美日汽車的來源產生誤認,或者認為其與豐田圖形商標所標識的豐田汽車之間存在特定的聯系。

  綜上,結合汽車產品的特點、汽車產品的相關公眾在市場中的感知規律和注意力程度、涉案豐田圖形商標的顯著性和知名度、比對豐田圖形商標和美日圖形商標所存在的差異以及上述圖形商標所標識的汽車產品的差別程度等因素,可以綜合判斷出被告吉利公司的美日圖形商標與原告的豐田圖形注冊商標不近似,相關公眾不會產生混淆或對其來源產生誤認,也不會產生對原告注冊商標專用權不利的聯想。吉利公司在其制造的美日汽車上使用美日圖形商標的行為不構成對原告注冊商標專用權的侵犯。原告豐田株式會社指控被告吉利公司的上述行為侵犯其注冊商標專用權的訴訟主張,缺乏事實與法律依據,本院不予支持。

  其次,關于被告吉利公司對涉案美日汽車進行宣傳時使用“豐田”及“TOYOTA”文字是否構成對上述注冊商標專用權的侵犯,吉利公司使用美日圖形商標和涉案宣傳行為是否構成不正當競爭的問題。

  按照我國法律規定,實施未經注冊商標權人許可,在同類或類似商品上使用與注冊商標相同或近似的商標等行為的,為侵犯注冊商標專用權的行為。法律還對其他侵犯注冊商標專用權的行為作出了明確的規定。本案現有證據表明:被告吉利公司在對涉案美日汽車進行宣傳時使用“豐田”及“TOYOTA”文字,是對涉案美日汽車發動機所具有的性能、來源進行說明,是向消費者介紹汽車產品配置的主要部件的技術、制造等來源情況,以便于消費者對汽車產品的基本情況有所了解,這種對汽車產品配置進行介紹或說明的方式是符合商業慣例的;吉利公司并未將“豐田”及“TOYOTA”文字作為涉案美日汽車的商品標識予以使用,“豐田”及“TOYOTA”文字在此不具有用來標識美日汽車產品和吉利公司的意義,未對“豐田”及“TOYOTA”注冊商標權造成損害。吉利公司的上述行為不屬我國法律規定的侵犯注冊商標專用權的行為,原告豐田株式會社指控被告吉利公司的上述行為侵犯其注冊商標專用權的訴訟主張,于法無據,本院不予支持。

  我國反不正當競爭法規定,不正當競爭是指經營者違反該法規定,損害其他經營者的合法權益,擾亂社會經濟秩序的行為;經營者不得利用廣告或者其他方法,對商品的質量、制作成分、性能、用途、生產者、有效期限、產地等作引人誤解的虛假宣傳。法律規定的虛假宣傳,是指故意散布與實際不相符合的信息。

  根據已查明的事實,吉利公司制造的涉案美日汽車所使用的發動機系天津豐田公司制造的8A型汽油機,而天津豐田公司作為豐田株式會社在我國注冊成立的合資公司,其制造8A型汽油機的技術系經豐田株式會社獨家授權取得,因此,涉案8A型汽油機實為豐田株式會社提供技術,由天津豐田公司制造。

  由此可見,吉利公司在對涉案美日汽車進行宣傳時使用“豐田”及“TOYOTA”文字及“豐田動力 動心價格”、“搭載日本TOYOTA 8A-FE四缸電噴發動機”字樣,并在產品使用說明書中使用“豐田汽車公司生產”字樣,帶有一定的夸大成分,該行為顯屬不當。但是該行為的性質尚未達到我國法律所規定的對產品的性能、用途等作引人誤解的虛假宣傳的程度,涉案汽車產品的相關公眾不會因此誤認涉案美日汽車的發動機系自日本本土制造,且由于涉案8A發動機的技術實際來源于原告豐田株式會社,該行為不會對豐田汽車的品牌聲譽產生不利的影響,并不會造成損害原告的合法權益、擾亂社會經濟秩序的客觀后果。吉利公司在美日汽車上使用美日圖形商標及其上述宣傳行為,不會導致相關公眾對涉案美日汽車或吉利公司與豐田汽車或豐田株式會社的誤認或對它們之間的關聯性產生聯想,亦未對原告相應的合法權益構成損害。因此,吉利公司的上述行為不構成不正當競爭,原告豐田株式會社指控吉利公司上述行為構成不正當競爭的訴訟請求,缺乏事實與法律依據,本院不予支持。

  第三,關于被告亞辰偉業中心銷售涉案美日汽車以及所實施的涉案宣傳行為是否構成對原告注冊商標專用權的侵犯及不正當競爭問題。

  亞辰偉業中心作為涉案美日汽車的銷售者,其銷售汽車產品的行為符合相關法律、法規的規定,其與被告吉利公司之間存在正當的經營關系。其銷售的涉案美日汽車是由吉利公司制造和提供的,其針對涉案美日汽車所作宣傳的內容源于吉利公司,因此,基于認定吉利公司的涉案行為不構成對原告注冊商標專用權的侵犯及不正當競爭,亞辰偉業中心上述涉案行為亦不構成對原告注冊商標專用權的侵犯及不正當競爭。原告豐田株式會社指控亞辰偉業中心的涉案行為構成對原告注冊商標專用權的侵犯及不正當競爭,缺乏依據,本院不予支持。

  第四,關于是否認定原告豐田株式會社的豐田圖形商標、“豐田”及“TOYOTA”文字注冊商標為馳名商標的問題。

  我國商標法對馳名商標的保護作了明確的規定。法律對馳名商標予以較一般注冊商標更為特殊的保護,包括禁止在與注冊商標不相同或者不相類似的商品上使用與該注冊商標相同或近似的商標,誤導相關公眾的行為,也包括禁止在與未注冊商標相同或者相類似的商品上使用與該未注冊商標相同或近似的商標,易導致混淆的行為。人民法院在處理商標糾紛案件中,根據當事人的請求和案件的具體情況,可以對涉及的注冊商標是否馳名作出認定。就本案而言,原告的涉案注冊商標不需要適用馳名商標的特殊保護,因為被告被控侵權行為所涉及的汽車產品與原告涉案注冊商標所核定使用的商品屬于相同商品,判斷在與注冊商標相同或類似的商品上所使用的商標是否誤導相關公眾,以及該商標是否與該注冊商標近似,并不以認定該注冊商標是否馳名為前提。因此,本院在本案中沒有必要對原告的涉案注冊商標是否馳名作出判斷和認定。原告關于認定涉案注冊商標為馳名商標的訴訟請求,本院不予支持。

  綜上,原告豐田株式會社提出的被告吉利公司、亞辰偉業中心的涉案行為構成對其注冊商標專用權的侵犯及不正當競爭的訴訟主張不能成立。其要求被告吉利公司、亞辰偉業公司承擔停止侵權行為、賠償經濟損失法律責任的訴訟請求,缺乏事實與法律依據,本院不予支持。其認定涉案注冊商標為馳名商標的訴訟請求,因缺乏必要性,本院亦不予支持。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商標法》第五十二條第(一)項、第(五)項、《中華人民共和國商標法實施條例》第五十條、《中華人民共和國反不正當競爭法》第二條第二款、第九條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商標民事糾紛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一條、第九條第二款、第十條、第二十二條的規定,判決如下:

  駁回(日本)豐田自動車株式會社的訴訟請求。

  案件受理費80 360元,由(日本)豐田自動車株式會社負擔(已交納)。

  如不服本判決,(日本)豐田自動車株式會社可在判決書送達之日起三十日內,浙江吉利汽車有限公司、北京亞辰偉業汽車銷售中心可在判決書送達之日起十五日內,向本院遞交上訴狀,并按對方當事人的人數提出副本,上訴于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

   審判長 邵明艷

   代理審判員 何 暄

   代理審判員 張曉津

   二○○三年十一月二十四日

   書記員 周曉冰

典型案例
超出訴訟請求的調解協議法…
[案情] 2001年10月,原告某鎮文化廣播站將改造花燈等工程承攬給被告李某。在承攬施工過程中,李…詳細
楊海波等販賣淫穢物品牟利…
一、基本案情   被告人:楊海波,男,25歲,黑龍江省武常市武常鎮人,農民。因涉嫌販賣淫…詳細
豐田訴吉利一審判決書
 原告(日本)豐田自動車株式會社,住所地日本國愛知縣豐田市豐田町1番地。   法定代表人…詳細

地址:上海市浦東新區浦東大道2000號陽光世界大廈24C 電話:021-58361812 傳真:021-58361812-830 E-mail:ca6com@163.com
copyright 2000-2013 in 中國評估 技術支持:上海中迎網絡   滬公網安備 31011402001924號

汤姆影库私人atov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