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歡迎來到中國評估網,國內最權威專業性資訊平臺! 評估論壇| 幫助 |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古代為什么嚴重鄙視役隸?
作者: 文章來源: 瀏覽次數:1631  時間:2014/1/24 16:01:00 

  清乾隆五十八年,當時屬安徽的盱眙縣有個很優秀的小伙子,拳腳很好,聰明好學又肯用功,報名參加當年的武科鄉試。家里人很看好這個武童,認為憑他的實力,通過鄉試問題不大。正當全家和親戚朋友滿心歡喜地抱著希望的時候,這個孩子卻被舉報了,盱眙縣很多人反對這個孩子參加考試,都鬧到縣衙去了,原因是這孩子的爺爺曾經是個在縣衙門當差的捕役,盡管他爺爺還是在冊領官款即吃公糧的公務人員,不是那些臨時雇傭的“白役”,但是,按明清的規定:出身這樣家庭的孩子是不能參加科考的。


  可是,這個孩子的情況特殊,他的父親早在他爺爺當捕役之前,就已經出繼給別人當兒子了,連姓都改了,也就是說,依《大清律》,他的父親就已經不能算當時所鄙視的賤民倡優隸卒的后代了。時任盱眙縣令楊松渠,看過這個武童的表演,認為是個好苗子,他就向當時投訴的人做了一個司法解釋:這個孩子的血緣祖父的確是個捕役,但是,他已經與自己的血緣祖父脫離關系兩代了,也不姓他血緣祖父的姓了,孩子連他的血緣祖父都沒見過,所以應該批準他參加鄉試。很多人被縣令說服了,不再投訴,但是,有性格很執拗較真的人還是不同意,就一直投訴、上訪,直鬧到兩江總督高書麟處去了。高書麟總督是滿洲旗人,為官很清正、講原則,“素行清謹,出巡屬邑,輕騎減從,民不擾累”,聲望很高。他接到這個投訴,對盱眙縣令楊松渠一頓訓斥,罵他擅自違反朝廷的法令,并教訓楊縣令:法令應當嚴格執行,而不應當鉆空子,像你這樣尋找措詞鉆空子,那法律不就慢慢地被你鉆得千瘡百孔了?這個武童盡管與血緣祖父已經沒有法律關系,但是讓他參加鄉試,“究屬違例”。高總督給了一個終審判決。
 其實,事情要是沒人舉報,過了可能就過了,既然有人反對,舉著《大清律》投訴,作為治疆大員的高書麟,其判決是恰當的,為什么?因為這個事件已經很公開了,如果批準這個武童參加鄉試,必然很多地方都依照此例,不同程度類似情況紛紛效仿,到時候很可能弄出更大的亂子。所以高書麟盡管不是個讀書人,但是很有政治智慧,他的果斷嚴苛,暗合朱子對法律的理解:法律保護的是更多的無辜者,而不是想盡辦法給犯罪之人找開脫寬宥的理由。當然,武童不是犯罪者,只是按照當時的標準,他的確血緣出身卑賤。高書麟不準這個武童參加鄉試不說,還將盱眙縣令楊松渠向禮部咨參,禮部根據高總督提供的材料,調查后,給予楊松渠“降一級調用”的處分。

  不僅盱眙,到嘉慶元年,江西有個衙役的兒子,早就出繼給別姓良家為子,孩子長大后,讀書讀得很好,但是,卻不能參加考試,家里帶著一系列能證明其家清白歷史的證明到官員跟前申請,得到的回復是:“終系下賤嫡派,未便混行收考”,還警告如再堅持申請參加科考,“擬以照例杖革”,要打屁股以示懲處。

  不準衙門捕役的子孫參加科考,即使曾經當過捕役的養子,后來脫離關系,回歸到本家,認祖歸宗的,仍然不準參加考試。

  這都是為什么呢?對在衙門里工作的公務人員捕役的鄙視怎么如此嚴厲?清末著名法學家沈家本曾經對此提出異議,他說,自古以來充當這個職業的,固然都是有罪之人,賤之可也,但是,現今的隸卒捕役多由官府招募的良家人充當,怎么還把他們當作賤人?這是沒有道理的。他的呼吁當然沒有用,因為習慣如此,關鍵是當時的社會對此的認同如此。

  捕役盡管多出身良家,但是,一為皂隸衙役,竄入公門,即官家奴婢,為官員驅使如鷹犬,“人雖極善,然一入公門作胥曹,無不改而為惡。”“地方公事,如凡捕匪、解犯、催征、護響之類,在在皆須其力”,干的都是跟利益有關的差事,很快壞毛病就慣出來了,“腰有一牌,便聲生勢長,魚肉細民。”“捉影捕風,到處嚇詐”,“上班在轅,即便招搖生事。及至下班回籍,(因為有所謂人脈,加之諳熟衙門潛規則)又可武斷鄉曲,出入衙門,與地方官頡頡。”甚至官員常常受其挾制,反過來為其利用。至于勾結奸商,操控地方米價,從中漁利;或為奸商收買,濫用私刑,以至越境抓捕拷掠等,不在話下。從皇帝到各級官員,都知道這些人的問題,也數次整頓裁撤,但一直沒有徹底解決的辦法,皆因其職業產生習慣,習慣滋生習氣,習氣養成德行,德行改變品格,所以,原出身良家,本不卑賤者,也慢慢地事實上變得很卑賤,血緣即便不卑賤,也因為職業惡習而慢慢地行事卑賤了。

  老百姓對這些人鄙視又畏懼,“里巷婦子畏之如蛇蝎”“小民但期無事,惟有吞聲受之而已。”就是說,衙門里的這些惡勢力才是危害百姓的真正惡勢力。紀曉嵐在《閱微草堂筆記》中,對這種人進行了總結:“其最為民害者:一曰吏,一曰役,一曰官之親屬,一曰官之仆隸。是四種人,無官之責,有官之權。官或自顧考成,彼則唯知牟利,依草附木,怙勢作威,足使人敲骨灑膏,吞聲泣血。四大洲內,唯此四種,惡業至多”。紀曉嵐簡直是詛咒這四種人了。

  朝廷對此卑賤者,有嚴格的制度性和法律性限制,雖然在衙門當差,但不許他們走正門出入、不許在公堂上坐,如違反,依《大清律例》“杖七十,徙一年半。”挨打還要被流放。至于其子弟,恐其遺傳及沾染惡德,令不得參加科考,就容易理解了。因為假如考取功名并為官,而其父祖為卑賤,于禮不合。

  因此,一般人家,非不得已,不許子弟充當此役,認為干這種差事“喪名敗節”,族中一旦有人竄入公門為役,則家譜將其削籍,死后不得入宗祠。(見《新安縣志》)

  其實,歷代卑役賤隸有豪壯之舉以有裨益國家,令人尊敬者,代不乏人,職業能改造人,但人也能使職業增光,子曰“雖執鞭之士,吾亦為之”,卑賤與否,關鍵在人,在人做事的品格。此不一一。
典型案例
超出訴訟請求的調解協議法…
[案情] 2001年10月,原告某鎮文化廣播站將改造花燈等工程承攬給被告李某。在承攬施工過程中,李…詳細
楊海波等販賣淫穢物品牟利…
一、基本案情   被告人:楊海波,男,25歲,黑龍江省武常市武常鎮人,農民。因涉嫌販賣淫…詳細
豐田訴吉利一審判決書
 原告(日本)豐田自動車株式會社,住所地日本國愛知縣豐田市豐田町1番地。   法定代表人…詳細

地址:上海市浦東新區浦東大道2000號陽光世界大廈24C 電話:021-58361812 傳真:021-58361812-830 E-mail:ca6com@163.com
copyright 2000-2013 in 中國評估 技術支持:上海中迎網絡   滬公網安備 31011402001924號

汤姆影库私人atov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