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歡迎來到中國評估網,國內最權威專業性資訊平臺! 評估論壇| 幫助 |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重慶市長公開評論證監工作不尋常
作者: 文章來源: 瀏覽次數:1602  時間:2014/1/24 15:49:00 

 在中國,重慶市長黃奇帆知名度似乎比一般的省長都高,而這次他對中國股市的公開評論,又讓我們見識了其另外的高。

一個重慶市長,公開評價證監會管理范疇的工作,這在中國官場本來是犯大忌的,對黃奇帆這位久經宦海沉浮的人來說,不會不知,其講話分寸如何拿捏應是很捻熟的,否則,難安然渡過重慶的重大政治變局。而尤其如此,黃奇帆此舉更令人感覺或另有奧妙,也或是中國股市投資者實在被整慘了,想借機多做些解讀。

 黃奇帆關于中國股市公開評論的大意是:《三中全會報告》中的三句話,一是健全多層次資本市場體系,二是推進股票發行注冊制改革,三是多渠道推動股權融資。這本是一副好牌。應該先搞多層次資本市場規范發展,再推多渠道股權融資讓巨量資金進入股市,這邊資金進入股市,股市有信心了,那邊開始股票發行注冊制改革,就不會出問題。否則,不接地氣,次序打亂了,你就會輸。

而反觀之,證監會主席肖剛開展的對應改革,與黃奇帆設想次序似乎正好背馳,在不解決上市公司退市制度和對造假欺詐進行嚴刑峻法前提下,在不調動大量資金入市托底條件下,不僅急匆匆重啟IPO,還要先行推動股票發行注冊制,明顯“上不著天下不著地”。加之此次重啟IPO的相關規則廣受病垢和亂象叢生,導致市場信心喪失殆盡,上證指數曾一路暴跌到2000點以下。

針對股票發行注冊制,黃奇帆說的更尖銳:“要搞股票發行注冊制的市場化改革,就必須有嚴刑峻法在先,美國有股票發行的“三把寶劍”在頭上,如果中國沒有嚴刑峻法就搞注冊制改革,甚至還把大股東及戰略投資者持股3年鎖定期取消了,大股東就會拼命推高發行價套現玩股民”。

這些話包括我及不少人都撰寫文章強調過,但如果黃奇帆說了都不管用,證監會怎么會重視社會的呼聲。

鑒于以上特別的背景,黃奇帆這番公開評論,話就顯得特別重。但來的卻正當時,肖剛主席如能亡羊補牢,乃股市之大幸。否則,好牌變爛牌,爛牌再爛玩,最后會搞成無法收拾的爛攤子。

以黃奇帆過往言行以及相關工作實踐評價,他是接地氣的人物,也是能力突出的省部級干部,有投資者呼吁,請黃奇帆趕快調任證監會主席。但此時換主席,機率有多大?更希望換主席和換干部選拔監督制度結合起來,要不,像股票市場這樣一個涉及中國上億人口利益、關系國家經濟安危大局的領域,搞砸了,損失太大了,不說拍屁股走人習以為常,即便是嚴追究,誰又能負得起如此重大責任?

眼下,重慶市長評論中國股市,成了朦朧利好,但還是希望證監會刻不容緩來接地氣,基點是,人民群眾利益高于一切,而不是權貴集團利益高于一切,而從國家層面講,只有保證人民群眾利益高于一切了,國家利益自然就水到渠成高于一切了!

(中國股市監管話題我寫很多了,參見我的一篇大文章:證監會如何從“罪人”變功臣 http://ch336633.blog.sohu.com/300585209.html

           

               證監會如何從“罪人”變功臣

伴隨新IPO重啟和上證指數跌破2000點,幾乎是一邊倒式的,中國證監會正被千夫所指成千古罪人,“中國股市最大風險在中國證監會”的言論,更道出了投資者的無限苦澀。

與世界大經濟體完全背馳,中國股市連續多年跌跌不休,上證指數從最高6100多點跌到現在,小崩盤不斷。而此期間,中國正處大部分東西價格飛漲年代,然而,這還不是最可怕的。

 僅用8年多時間,中國就完成了相當美國100多年的IPO,似乎證明了強權體制的巨大能量,或還被津津樂道為“中國模式”,但事實是,掠奪投資者的殺雞取卵,無法推動中國經濟突飛猛進跟上“美國100年”。道瓊斯和納斯達克表現出的勃勃生機,印襯出中國股市只是個屌絲小丑,連破產希臘都敢嘲笑你。

即便屢遭黑手并悲慘至極,投資者其實大都已認頭,不給政府找麻煩,更表現出罕見的麻木式的忍耐,他們以自嘲來檢討自己為什么沒有能夠成為股神,并仍對三中全會提出的系列改革翹首以盼,也對習近平、李克強、王岐山為首的新一屆中央充滿期待。

但如此卑微,并沒換來監管者的憐憫慈悲,2014年的新股IPO,在極其不當時機以極其不當方式下,非要霸王硬上弓,比之過往,更赤裸裸上演了一群強盜搶劫大戲,顯然是演砸了。因其搶劫對象境況太差了,身上已是赤條條,寒冬臘月要過年,IPO眼看著就要搞出人命,而已麻木多年的投資者,首次感到集體性的絕望,對應情緒也前所未有集體性失控,忍無可忍,真尼瑪怒了。

新開閘IPO之所以人神共憤,是這次超越公權底線走的太遠,為一些無關緊要的企業上市和一些人套現成億萬富翁,不惜蒸發掉上萬億市值,不惜動搖國家基礎的經濟命脈,不惜透支政權最核心的誠信資源。口口聲聲高呼保護投資者,卻不加掩飾為少數權貴瘋狂打劫洞開方便之門,這是中國共產黨領導下的證監會嗎?

更重要的是,在如此一個特殊時點,這場變態IPO明顯違背三中全會精神,并給新一屆中央出了個大難堪,讓投資者誤解《國九條》是在下套,讓民眾見識到資本市場操作層肆無忌憚的極端潰敗,一下子把對三中全會改革的美好預期澆滅至冰點。

這是一場血淋淋的超級底線博弈,“證監會發布”微博下,清一色極端謾罵,很多還是極端的報復言論,投資者辛辛苦苦攢下的一點血汗錢,進入股市一賠再賠,正在割骨頭,該有多痛,又有多少家庭從此被股市毀滅,該有多殘忍。最近數據顯示,很多散戶正在清倉離場,其中虧損嚴重的,都會是帶著仇恨離開的,并可能把仇恨變成對政府不信任。證監會工作好壞,關乎民心向背呀。

與之冰火兩重天,有些人卻正準備彈冠相慶。但彈冠相慶早了點。證監會已被推到風口浪尖上。有牽連的官員,真會睡不著覺,反腐敗正愈演愈烈,亞歷山大呀;為保衛2000點,證監會忙的團團轉。據說肖剛主席也怒了,但愿是阿喀琉斯式的發怒。而順應民意并亡羊補牢,以此契機真的洗心革面,證監會或還有機會變功臣。

客觀的說,中國股市潰敗到現在,賬不能只算在現任肖剛主席身上,證監會也是弱勢部門,很多壓力頂住確實難,證監會水也很深,一個人力量很難撼動,在保官位和保市場選擇中,很難不去選擇前者,對上負責和對下負責是矛盾的,這無疑是中國國情。而整體法制和政治環境,對其工作牽制也完全是可以理解的。

但證監會仍可做多項選擇,改革阻力太大,完全可以不改革,無為而治,投資者不怪你,等相關配套條件跟上了,再開IPO,要求不高吧?股指期貨,竟然是長期鼓勵合法做空中國,太不可思議了,修改規則不過分吧?緩解下股市在場資金嚴重不足,設置對等回報條件限制胡亂融資和大小非套現,是否該盡點職責?

還有一招,如不想落埋怨,請證監會即刻宣布中國股市是賭場,規則講明白,輸精光沒得怨,但賭場也是有起碼明規則的,出老千是肯定要被砍的。中國股市老千遍布,監管者卻對其善待有加,讓賭場汗顏,即便宣布中國股市是賭場,都需摻加水分才能達標。

正常的IPO是一個健康市場所不可或缺的,但它需要配套基本的監管政策來對應。要IPO,就要同時解決退市問題,有進有出,優勝劣汰,一旦發現擬上市企業(包括已上市)造假包裝和故意欺詐,保證能對其嚴刑峻法,相關責任人入大牢并讓其傾家蕩產。

先不說非要逆天開閘IPO,再不說1個月迫不及待放行50多只新股發行,也不說新股發行制度改革多么的搞笑蹩腳,來看看所謂經過一年多嚴格審核后的擬上市企業,究竟是什么成色。

50只過會準備發行的股票中,20多只曾被媒體公開質疑過。比如恒華偉業涉嫌虛增利潤過千萬、業績增長靠改表;奧賽康市場份額嚴重不實、涉嫌假合資真逃稅和大量營銷費用搞不正當公關,其主要高管已入外籍,不難聯想其恨不得一下把股票全賣光的動機,且貪婪無度發行無底線,與之里勾外連的是,大投行充當掮客,公募機構爭著高價接,一下想搞走幾十億。而我武生物,發行過程黑幕重重,新的IPO,怎一個亂字了的,亂的背后,藏污納垢是否已重口味?

它們真是中國經濟的佼佼者嗎?且不說陜煤、紐威主營的煤炭、閥門產品等都已是嚴重過剩產能,即便是剩下公司也沒特別亮點,而以被質疑公司之前的表現,期望它們給投資者回報純粹就是白瞎。這里先不譴責它們,如監管制度本身有大漏洞或故意搞出大漏洞,是怪不得騙子集合起來鉆空子的,此種情況先放出來IPO的,不會是中國企業的優秀者,只能是公關中最終獲勝者。

相關企業是否涉嫌包裝造假真無法查證嗎?那么,民眾大量已經舉報了,你為什么還不追究,能不能直接和社會說清楚?肖剛主席到會短,被下邊的人蒙了,勉強算個不是理由的理由,可要說證監會的人都是酒囊飯袋,那也只是氣話,一般人看出的貓膩,人家真不明白,還是故意不明白?姚剛副主席是名校出來的專業人士,也有在發達國家學習工作經歷,又主管發行多年,不相信搞不出好規則。

中國股市今天之不堪,最大責任在監管機構,不是監管沒經驗可以輕巧解釋的。投資者虧損累累,最大責任也是在監管機構,不是一句“股市有風險”提示就可以一了百了的。當然,證監會也可大聲的喊冤,說受到利益集團的脅迫,假如你不喊,就的全背著。

比之其它與民眾直接利益隔著一層膜的政府部門,證監會主席是有點不好當,但既然不好當,干嘛要去當,沒聽說誰在組織安排時堅決不當的,也沒聽說誰半途堅決辭職不當的;肖剛主席到證監會短短一年就熬白了頭,是什么問題讓他這樣熬煎,并煎熬出這樣一個不倫不類的IPO,令人實在是匪夷所思。

本已去泡沫最徹底的中國股市,如不能采取有效措施修正錯誤,反可能率先拉開中國金融危機序幕,人為的放大恐慌,誰知會下跌到何處打住。而下一步要推行股票發行注冊制,上不著天下不著地,聯想到證監會當下之表現,越琢磨越覺得是項莊舞劍,靠這些人去操刀改革,還故弄玄虛在下一盤很大的棋,真的要倒吸冷氣。

無論對中國社會前景如何悲觀,無論產業結構如何調整,無論估值如何去泡沫,上證指數從最高6100多點滑落到現在的2000點,跌幅難道還不夠?除國家馬上陷入危險動蕩的局面,除中國經濟差到幾近崩潰,股市因人禍已導致的崩盤,又是誰該來承擔責任那?

滑稽的是,有些人整天說敵對勢力做空中國,股指期貨合法做空中國還沾沾自喜,做空股市拯救房地產、做空股市利好高利貸,并堆積全面社會危機,不斷摧毀比黃金還寶貴的投資者信心,為何沒人去糾正?高喊做多中國者,干嘛一窩蜂把子女和金錢移到海外,不是自己人做空,誰又能做空得了中國?就這樣還干日本,拉倒吧。

事實是,中國目前經濟改革突破口當屬中國股市,提前去泡沫充分,產能嚴重過剩股票早已調整到低位,鋼鐵、房地產等就是典型例證。從國家層面講,正是通過股權大整合進行國民經濟大整合的良機,正是落實三中全會精神推進經濟轉型的最佳窗口。要成世界真正經濟強國,沒一個對應健康的資本市場,就是白白浪費功夫。中國股市投資價值正凸顯,只是對監管不信任而沒人敢進。

創業板代表中國新經濟的話經不起檢驗,適度投機炒作下不厚非,但靠手游實現中國夢也真是扯淡。或許,有些人就是希望自己的青年人麻醉于昏昏噩噩現狀。而即便是納斯達克上市的,還一死一大片,何況是中國特色“創業板”。主板一些盤子不大、主業競爭優勢明顯的基礎產業公司,一再拋棄到破凈,創業板跟風炒作卻雞犬升天,這其中或有更多暗處交易。已爆發的中誠信托無法兌付,會是一些吃里扒外的公募機構將來命運,但根源還在監管失責上。

美國經濟之所以強大,沒什么新經濟與舊經濟誰勝誰敗,靠的是其基礎產業硬邦邦之上的全面創新,中國如此之大國,不通過資本市場對關系國計民生的基礎產業進行市場化“大重組、大并購、大升級”,而是回避矛盾,投機取巧想靠“乒乓球”小概念想上天,既沒有核心技術支撐,又沒有世界市場的充分競爭確認,可行嗎?

迫于輿論壓力在皮毛上限制下發行節奏和發行價格, 不算是證監會的真反思,真刀真槍真改革刻不容緩。

除50家已過會企業繼續發行外,請立刻宣布其它的無限期暫停IPO,而對50家已過會企業進行全面核查,發現違規違法者殺無赦;2014年開始退市倒計時,盡快出臺配套完善的退市制度,年底財報結束,不合規者立刻退市;應馬上修改股指期貨交易規則,解決機構扎堆做空問題;配合中央提出的混合制經濟發展需求,積極推動資本市場重組并購,既然混合制,外國資本引入也是正題,真做多中國,社保金和養老金這時不入市更待何時?

 以上的,有些是證監會權力范圍,有些牽涉更高層授權配合,但至少要賦予一項權力,無論是多大國企,證監會有權利依法依規讓其退市,我管不了你,但我可讓你退出去,當然,為體現資本市場的重要性,證監會主席升格為副國級就更好。

只要在堅持法制治國框架下發動群眾系統性清理惡政,中國資本市場阻礙改革的利益集團也都是紙老虎,屁股下座了一堆屎,誰敢強出頭?正如社會學家孫立平教授所說:“其實既得利益集團也是一幫慫人”。回顧被查處的大小老虎,那個最終不是慫人。不僅針對證監會官員,還要好好查下公募機構的不正當黑幕交易。

呼吁中央以顛覆性思維來解決股市問題,呼吁中紀委派員進駐證監會,這也算還肖剛主席一個清白。另則是,郭樹清干的好好的,為何被調離?中國真不缺省長,太缺稱職的證監會主席了!

典型案例
超出訴訟請求的調解協議法…
[案情] 2001年10月,原告某鎮文化廣播站將改造花燈等工程承攬給被告李某。在承攬施工過程中,李…詳細
楊海波等販賣淫穢物品牟利…
一、基本案情   被告人:楊海波,男,25歲,黑龍江省武常市武常鎮人,農民。因涉嫌販賣淫…詳細
豐田訴吉利一審判決書
 原告(日本)豐田自動車株式會社,住所地日本國愛知縣豐田市豐田町1番地。   法定代表人…詳細

地址:上海市浦東新區浦東大道2000號陽光世界大廈24C 電話:021-58361812 傳真:021-58361812-830 E-mail:ca6com@163.com
copyright 2000-2013 in 中國評估 技術支持:上海中迎網絡   滬公網安備 31011402001924號

汤姆影库私人atovm